瑞典科学家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0 Comments

  据诺贝尔奖官网10月3日的消息,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率先揭晓。来自瑞典的科学家斯万特·帕博(Svante Pääbo)获奖,他在发现“关于已灭绝人类基因组和人类进化的发现 ”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

  据报道,帕博今年斩获此奖也意味着,他和父亲两人相隔40年同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的父亲苏恩·伯格斯特龙是生物化学家,于1982年因对前列腺素和相关物质的发现,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帕博在获奖后的采访中表示,父亲对他的研究工作也很感兴趣,但母亲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

  在宣布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后,诺贝尔奖外联部首席科学官亚当·史密斯对帕博进行了电话采访。

  在采访中,史密斯对帕博的说话语气听起来非常“冷静和镇定”表示惊讶。当被问及“是否曾想象过自己会成为获奖者”时,帕博表示,他几乎没有为自己赢得奖项做好准备,“我之前获得过几个其他奖项,但不知怎么的,我不认为我真的能获得诺贝尔奖。”

  帕博在采访对话中还提到他的母亲和同为诺奖获得者的父亲苏恩·伯格斯特龙(Sune Bergström)对自己的影响。他告诉史密斯,获奖父亲或者其他诺奖获得者给自己的一个启示就是“这样的人都是正常人”,而有这样的意识就可以鼓励自己有更大的信心去尝试,去挑战自己。

  据报道,帕博的父亲伯格斯特龙是生物化学家,因对前列腺素和相关生物活性物质方面的发现,曾与Bengt I.Samuelsson和John R.Vane共同获得198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帕博的父亲曾在1975年被任命为瑞典诺贝尔基金会董事会成员,于2004年逝世。

  另据报道,帕博从小和母亲一起长大,母亲是爱沙尼亚化学家Karin Pääbo,帕博的姓氏就是来源于他母亲的姓氏。帕博在采访中也表示,父亲对他的研究工作很感兴趣,但他和父亲的关系不如与母亲那样密切。

  据报道,帕博在他的传记书籍《尼安德特人:寻找失落的基因组》中透露,他是伯格斯特龙的“秘密婚外子”。他说,“我认为对我生命影响最大的肯定是我的母亲,我和她一起长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不能经历这一天让我有点难过。她对科学非常感兴趣,这些年来一直在鼓励我。”

  帕博在10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获奖后他周围一片喧嚣,但他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冷静地工作,而不会被太多记者打扰。”

  诺贝尔委员会在颁奖声明中介绍称,帕博的开创性研究完成了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对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的基因组进行测序。他还发现了一种此前不为人知的原始人类:丹尼索瓦人(Denisova)。重要的是,帕博还发现,在大约7万年前人类离开非洲后,这些现已灭绝的原始人类身上的基因转移到了智人身上。而这种古老的基因流动在今天仍与人类存在生理上的关联,例如影响我们的免疫系统对感染的反应。

  帕博的开创性研究产生了一门全新的科学学科:古基因组学(paleogenomics)。他的研究通过揭示所有现存人类与已灭绝原始人类之间的基因差异,为探索是什么使我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人类奠定了基础。

  现年67岁的帕博为瑞典人,现任德国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所长。他于1986年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研究腺病毒的E19蛋白如何调节免疫系统。那时,作为一名年轻的科学家,帕博专注于了解腺病毒如何与免疫系统相互作用。但他长期以来一直对人类起源很感兴趣。1990年,帕博被德国慕尼黑大学聘为新任教授并继续从事古代DNA研究。

  通过他的研究,可以了解到已灭绝的原始人类身上的古老基因序列会影响当今人类的生理机能,这也为了解人类疾病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帕博2020年还研究了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和免疫疾病的风险。这些基因会影响人体对不同类型感染的免疫反应,包括患新冠重症的风险。他在研究中指出,在欧洲人中,约有六分之一的人携带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正因为如此,才导致感染了新冠病毒之后,更容易出现比较严重的症状。

  哈佛医学院遗传学家大卫·赖希说,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帕博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认可。“这些是发生在人类生物学上的深刻事情,我们需要了解它,它是遗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赖希说道,“它改变了我们的生物学和每个人的历史。我们都是‘混血儿’。”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